今天嘗試有邏輯一點

| |
[雷阵雨 2006/08/24 23:58 | by bzedgar ]
開首在先,說明內容還是跟之前一樣沉悶而不有趣,很忙就不要即時看,如果沒有事可做的時候才看吧。

上班的時間在公司一邊做著不必用腦的工作, 左手按hot key, 右手按mouse, 看起來很忙的樣子, 實際上心已經飄去了馬爾代夫。 看過今天的新聞, 看過今天巴士上人們的咀臉, 還是老樣子, 總有點不滿,總有點不安。但是迫得像綠豆般少的時間之中, 累了, 有時間坐下來想的只是自己, 哪會想別人怎樣。 先想著近來為音樂會做的海報, 一下子又想起自己畢業所作的海報, 一張是黑, 一張是桃紅, 一張對象的是青年, 一張對象的是老人。但是兩張都不滿意, 因為時間令我做出來, 因為時間令我妥協。 接著又會想到以前怎麼躊躇, 量度一下所得所失, 快樂不快樂, 到頭來自發現, 時間不會浪費, 它只是需要這麼多來讓你到達下一個問題。 一切都是問題, 一切都是答案...我們總會想:「不知道」,之後又會想「可能是是這樣」,再之後「應該是這樣」,到最後「就是這樣」,直至「只是這樣」,能一下子「就是這樣」當然最好, 但這種時候很少。要是真的遇上就努力去做, 反正已經沒有顧慮。
說回來做了很多不明所以的事, 怎麼會這樣已經不想深究, 我都是個凡夫俗子, 總要跟著社會走, 除非有超離社會的能力。寫下去會變成社會學的課題討論,這不是我想的, 再深究都是徒添傷感, 還是只讓小丑做灰諧的事最恰當。



在回憶之中佔得多的是別人對你的說話,還是一個畫面,一件事呢?
還是同時發生? 雖然這樣的回憶很普遍,但我總有很多時候只回想到一個感覺, 例如在玩具店看著高不可攀的貨架的眩暈感覺, 在火葬場被莊嚴和寧靜所圍困的失重感覺, 在聽音樂時進入虛空的「腦袋音樂電影」的夢幻感覺。但是可怕的是我常常都會有一個情況...去一個沒有去過的地方或是遇上沒有遇過的事的時候就會有一種「移感」的情況出現。

什麼是「移感」? 這個詞是借用寫作中的移感...例如「灼熱的眼神」:將皮膚對火的感覺移到形容眼神之上, 但眼神其實並不會帶出「熱」這感覺。

而我的情況有如人們平時說的「發夢一樣」, 我經過最有感的一次是有一年的新年去上海, 冷得要命, 一時適應不過來, 一到酒店就卧病在床。 一日一夜之後總算恢復一點, 離開酒店走走, 一路上見著的路, 迎面來的人, 加上冬令時間上海的黃昏, 差不多在地平線上的夕陽, 加上充滿空間感的街道, 加上頭昏昏的, 一切都像夢中所見, 亦像「我一直所希望到過的地方」的感覺,很理所當然。如果當場有甚麼危險出現我都會避不過, 我在沉醉。對,「移感」的危險是令你脫離現實,喪失行動力。

怎麼避免?
沒有, 或許少些想像, 做一個乖乖的奴隸可以減輕受害機會率。要麼繼續用腦, 天天快樂, 管他哪一天遇上倒霉事。



冥王星已經從九大行星中被除掉, 以後只有八大行星, 而冥王星會被列為矮行星。
"2006年8月24日下午於布拉格的第26屆國際天文聯會中通過第5號決議,將冥王星降格為矮行星(dwarf planet),自行星之列中除名。"(...會有很多矮人的嗎?)

再見了冥王星人,你們都不入流
shitNshe | 評論(2) | 引用(0) | 閱讀(6623)
...結果有沒邏輯我還是覺得你寫得很玄...sweat
bzedgar 回覆於 2006/08/27 11:00
我都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文字會變成這麼混亂
要惡補一下呢~
bzkit Email Homepage
2006/08/25 02:17
邏輯一點, 別人看起來會是超感性.
bzedgar 回覆於 2006/08/27 10:59
一個是方法,一個是形式,沒有矛盾
(↑超清醒的狀態下的回應)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