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13歲之前都是早睡早起的好孩子,更是從不會夜歸的「童黨」,因為「下晝班」的關係,上午的時候到公園都不會見到有其他的人或小朋友,後來轉了上晝班也是一樣,所以有的沒的到處逛,逛沒有開門營業的玩具店,逛某棟大廈的天台。是的,我會去一棟沒有去過的大廈乘它的電梯,按最高一層,走到它的天台看看,我認為是很刺激的事。商用的、住的,都沒有太大關係,我只是要征服那裡。當然不是每一次都自己動手,都有要借助看更伯伯的高度的。後來有了一部小單車就愛上踏單車(所以現在我的腳力還是過得去的)就沒有再天台冒險了。由有輔助輪到沒有輔助輪,由小的到大的單車。最尷尬還是換了那部大單車,雖然是很COOL的黑色單車,可是代價是坐上去之後腳不著地。要是「炒」(翻)的時候真的很痛很痛,也慶幸,從小到大都跟醫院沒有多大的緣份,沒有打過石膏,也沒有「撞穿頭」。最差都只試過為了「解放」團團轉而被風箏線切到尾指流了很多很多血,身邊的人都嚇呆了。經一位童軍姐姐的「搶救」也未能止血,滴著滴著我回家就跟姊姊說,「要去連針吧?」,在電梯的時間還跟她說地上乾了那一滴都是我的。男孩子總是以傷痕為榮。

到現在跟小時很多「習性」比較,有些地方還是沒有變,只是多了解一件事,就是,當你多了解一件事,就多知道自己多膚淺一分,這一刻我更膚淺。很多事也沒有什麼因由去做,只是為了滿足一下,刺激一下,當你被它啟發的時候又像如夢初醒。有點恨鐵不成鋼,有點害羞,有點尷尬。或許會更駕輕就熟,但是卻變得考慮更多,由反應、思考到回應的時間會更久更令人討厭,更拖泥帶水。這一刻便會希望自己,更果斷一點吧!但你卻發現你的直覺和知識只會令你像個莽夫一樣橫衝直撞,令空氣混濁,四處亂七八糟,把自己撞個支離破碎。這時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沒有即時發生的果斷,只有未雨綢繆的果斷,看透機會的果斷,計劃好了的果斷。

對於很多已發生的事,我會回顧,可以叫作反省、檢討。有人認為這是老態,這是沒有自信的表現。或許令人不希望提及的事有很多,但是我就愛揭起它,讓它好好地風化蒸發,就像你跟別人聊天,不停的說著同一個話題,再過十五分鐘你便會永遠忘記它一樣輕描淡寫,沒有帶走一片雲彩。這樣令我更新,令我變得年青。思想上的奔放會有按捺不住的時候在肢體上表達了,但那是不著痕跡的,或許就是在我凝望地上一小撮灰塵的時候。風一吹過,我的視線又會落在另一處,可能對你來說很遠的地方,但這時我就沐浴其中好不自然。

shitNshe | 評論(0) | 引用(3) | 閱讀(4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