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 and bread

| |
[不指定 2012/05/22 01:38 | by bzedgar ]
     一個下著微雨的星期五晚上,湊巧有個機會跟女朋友參加博客活動,art jam,從來都沒有想過會認真地在畫室畫畫,雖然最後都不太認真地完成。匆忙出門,跟朋友們會合,買兩個冷冷的麵包就撐着傘邊吃邊走到畫室。甫進門口就見到幾個人在交換名片,接著其中幾位就轉過來面向我們,原來是博客活動的工作人員。第一次見面,接過名片,她們又勤快地轉過去招呼其他來賓。

     之後我們在白色的房間中走兩圈,一排𥦬戶旁邊就是四、五個一組的畫架,圍着圓圈的樣子好像印第安人的帳蓬一樣。我們在研究畫架的時候,突然後面有個阿呆跑過來:「嗨!」,原來是好兄弟阿傑,接著我們都哈哈大笑,因為沒有約好突然跑出來太好笑了。之後聽過主持的負責人講解工具的位置和幾樣要注意的事情之後,大家就像印第安人一樣圍着帳蓬跳舞了。不到幾分鐘,就用鉛筆在畫布上畫好草稿,畫筆在瓦通紙造的調色盤上點幾下就開始努力地塗。
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打從中學畢業到現在,很久都沒有再嗅到亞加力的味道。以前在文具店買一支小小的都要七元八塊,塗不到兩三筆就會用完。尤其是黃色,好像是顏料商故意要為難同學們,不塗上幾遍也會「露底」。而且薄薄的白畫紙也不是十分適合塗上厚厚的顏料,總是會裂開或是角位向內反。其實這是第一次在畫布上畫畫,感覺確實不同,畫布上的小凹洞好像毛孔般產生了一種活潑的質感,顏料塗上去跟平白的畫紙不同,一筆之中生出好幾種不同變化。因此塗上顏料要好好注意筆觸的紋路與畫布拖拉的力度,不過亞加力的好處就是塗錯了只要待它乾了再在上面覆蓋另一層就可以。我的賤手很難畫出清晰的線條,起初階段來來回回畫了十幾筆都畫不出想要的,為了掩飾技法不好最後想起以前塗模型用的乾掃法,取顏料時在調色盤掃乾筆尖,然後隨意地輕塗上去把邊線模糊化,那麼就不用畫得太仔細,又可省去要調更多層顏色來作光暗,而且那毛毛的邊界跟小貓都能夠配合起來。
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畫好之後來了一個全民投票,大家選一張喜歡的,最多票數的頭三名就有獎品。負責人點票之後將有票的朋友都叫出來合照,嘻嘻哈哈大家擾攘了一會,終於都知道最多人喜歡的是哪一張,大合照之後大家都很快就解散了,因為一看手錶原來時候不早了。活動之後肚子都在打鼓,立刻就去吃很晚的晚飯。畫畫之後心情放鬆,談笑風生,吃碗糖水作結,人生不過如此,哈!Art Jam果然是一個很好的活動,其實不用懂得畫畫,有工具就自然可以把心情繪畫出來。而且對我們這種玩票性質又懶惰的人來說,顏料無限供應還不用清洗畫具,比起買一堆十年只用一次畫具又要煩於清洗畫具,在Art Jam畫室畫一張大作的成本算是很低的了。當然最有趣是跟朋友們一邊談天說地一邊畫畫,對著畫布說個笑話,另一邊就會哈哈大笑,這樣的體驗確實很新鮮。
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最後騙了一支很好玩的【憤怒鳥原子筆】~
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愛德格航行日誌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1509)